如何读法学研究生——程汉大 李栋(专题)

发布时间:2015-04-03浏览次数:424

 
        开学已经一段时间了,如何读法学研究生可能是我们每一个法科研究生都要追问自己的问题。关于此话题,我的博士生导师程汉大先生曾在我读书的时候有所提及,加之前一段时间法硕中心潘丰文书记曾让我就此话题给全体法硕新生做过一次报告,心中略有心得。近日与研究生学报负责人秦小建博士一日闲聊,聊及此事,秦博士希望我用简单的文字把“如何读法学研究生”的心得表述出来,故不揣鄙陋,这里略谈一二,希望对大家有所裨益。
 
        一、明确研究生与大学生的区别,尽快完成角色转换
 
        大学生、研究生都是学生,主要任务都是学习,但大学生的学习是一种接受型的学习,研究生则是一种研究型的学习。就是说,研究生不能单纯地接受知识,而应该努力创造知识。美国的研究生学位证书上,都用拉丁 文写着: “恭喜你对人类知识有所创新,特此授予……学位。”由接受知识到创造知识,是研究生和大学生的根 本区别。接受是比较简单、轻松的,创新和研究是比较艰难的,更是艰苦的。读研不是个轻松的活儿,比读大学 要累得多。因此,我们的法科研究生首先要在思想上对学习的态度、目标和方式进行一个全方位的转换,必须明白读研期间开设的各种专业课、理论课、外语等,从根本上说,都不是单纯为了增加知识,而是为了提高大家 的知识创新能力和学术研究能力。所以,做研究生千万不要把自己当作一个容器,像一个茶杯一样,被动地等着老师把各种知识倒进来,而应积极地学习,主动地发现自己、开发自己、提升自己。
 
        那么,作为一个法科研究生应当如何主动地学习呢?
 
        二、要有问题意识,选好自己的主攻方向和领域
 
        知识的海洋无边无际,一个人的精力和时间又是极其有限的,所谓“生也有涯,知也无涯”。所以不能海阔 天空,漫无边际地学,必须选择和确定一个主攻方向和领域。研究方向和领域的选择是决定成败的关键,选对一个方向和领域等于成功了一半。
从大的方面说,在你们报考研究生的时候———如果你立志做学问的话,你的学术研究方向就已经确定了,但这个方向只是一个大方向,一个专业方向。在这个大方向中,你必须再选择一个具体的小方向,即研究领域。 研究领域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只有适合与否。只要适合于自己,就是最好的。是否适合自己,取决于两点: 一是 是否符合个人兴趣,二是是否符合个人知识积累的优势特点。前者是第一位的,后者是第二位的,因为兴趣是 个永不枯竭的动力源泉,而后者只是个条件,条件是可以改变的。
 
        确定研究领域的时间越早越好,当然,确定前必须要经过慎重考虑,力求成熟。一旦确定就不要轻易改变, 要锲而不舍,坚持不懈。这里我把这一原则总结为“挖井”哲学,只要选定一个地方,天天挖掘不止,总有一天 会挖出水来。千万不要搞“挖坑”哲学,浅尝辄止,今年挖一个,明年再挖一个,三年过去,挖了几个坑,可能一 滴水也没找到,最后一事无成。
 
        人们常说,在学术研究道路上是没有捷径可走的,但有“直径”可走,有“近路”可抄。所谓直径、近路,就是 避开弯路,直奔目的地。据个人体会,学术研究上的直径就是“大处着眼、小处入手”。确定了研究领域之后, 最好不要从这个领域的基础层面上一点一点地做起,等把基础打好后再进入课题研究,这种看似符合逻辑的常规路径太慢,要想快一点,就要尽快从你确定的研究领域中选一个小问题作为切入点,直接进入研究阶段,这叫“一针见血”、“一箭中的”、“直奔主题”。选择第一个具体研究题目时,把握的基本原则是一定要具有可延展性,要在做完它后还有继续做第二个、第三个题目的拓展空间。在研究第一个具体题目的过程中,缺什么,补什么,什么薄弱,强化什么。等把这个题目做完了,你的基础也加强了。然后再选一个新的小题目做下去,方法相同。新选的题目要与第一个题目有关联性,可以是横向关联性的,也可以是纵向关联性的。等连续做完几个相关的题目后,你就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了,你的学术特点、学术优势也就初步形成了。等你把某个领域内的重大问题都研究完之后,就可向外延伸到相邻领域,即开辟新的根据地,路子和前面一样。如此坚持下去,你的学术领域就会越来越宽阔,学术功底也越来越深厚。
 
        三、读书要有所取舍,努力构建自己的“知识树”
 
        读书是最基本的学习形式,读研必须大量地读书。但是,在当今信息爆炸的时代,可看的书太多了,所以一定要有所取舍。一旦选定了自己的主攻研究方向和领域,那就要围绕这个方向领域去读书。久而久之,就能构 建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知识结构体系,有人叫它“知识树”。
 
        树是由主干和枝叶组成的,主干是最基本的,它是由领域内的那些经典性著作构成的,对此经典必须精读, 否则知识树的主干就搭建不起来。台湾学者林毓生院士,在谈到如何读研时说: “只有一点,就是挑选最重要的 五、六名著,要读好几遍。”通过精读几本本专业内公认的专著,先竖起主干,然后再不断地往上挂相关的枝叶,这样日积月累,你的知识树就会越来越枝繁叶茂,树干也越来越粗壮。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要学会放弃,千万不 要把不相干的东西一股脑地都往上挂,就是说不该读的书就不要读,因为不该读的书读了虽能扩大你的知识面,但仅仅增添些谈资而已,它们都是孤立的、零碎的、杂乱无章的,无法挂到你的知识树上去。如果一个人仅 仅知识丰富,但没有形成结构体系,就如同散落在地的一堆铜钱,杂乱无章,这不叫学问。只有系统化的知识,组成树的知识,才叫学问。
 
        所以,读书一定要有重点、有计划。重点性、计划性包括先读什么、后读什么,循序渐进,还包括“因书制 宜”,对不同的书采用不同的读法,可分浏览、泛读、精读。这样可以节省时间,事半功倍,兼收博约之效。要经常去图书馆,而且要善于利用图书馆,不必读每一本书,可是要知道有哪些书。有些书摸一下,看一眼目录就够 了,有些要花几分钟时间翻一翻,有些书要借出来仔细读。还要经常去逛书店,逛书店的意思就是只看不买,把它当作图书馆用,那里会给你最新的学术信息。还要经常翻阅专业期刊,同样,有些文章知道题目就行了,有些 文章看一下内容摘要,有些则需要精读,甚至复印下来,作为资料保存。这样,及时了解学术前沿和发展走向,以免引用过时的或不足为道的资料或者选题陈旧而贻笑大方。
 
        除了有计划地读书外,还要留下时间,静心思考。孔子说过: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一篇论文能 不能出神入化、能不能引人入胜,很重要的是在现象之上作概念性的思考,这不是说一定要走理论研究的路线,而是提醒大家要在一般的层次上再提升一步,要把你看到的大量枝节现象作整体化概括,作概念化抽象。追问现象背后的理性意义、深层价值是什么,千万不要被枝节现象所淹没,虽然枝节是你最重要的开始,但是,你在一天之内总要留一些时间,从大量零散材料中跳出来,好好地咀嚼、消化、回味,慢慢地沉淀,努力使之结晶化。
 
        一定要利用好“做学生”时这个读书的黄金时代,因为做学生时,生活压力轻,社会交往窄,心猿意马少,时间宽裕,精力充沛,有道是“穷酸学生时,读书好时节”。
 
        四、要循序渐进地、坚持不懈地练习论文写作
 
        读研读的好不好,检验的标准不在各门功课的成绩多少,而在于学位论文写的好不好。硕士论文是一个研究生全部内功的综合体现。一篇硕士论文至少 3 - 5 万字,如此大的篇幅,要把它写的有血有肉,既观点鲜明,又论证充分,既标新立异,又让人心服口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除了丰富的资料储备外,还需要一定的驾驭材料的能力和写作能力。对此能力我们一下子是掌握不了的,所以,从现在起,我们就要进行写作训练,先从 1千字小论文写起,然后写到 1 万字,再到 3 万字。循序渐进地练习,是一个迅速提高写作能力的有效办法。
 
       不管是大论文还是小论文,有一些基本的要求和规律是通用的。
 
        一是问题要明确。写文章必须有一个问题,亦即提出问题,写此文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样就知道往哪儿走了。因此,平时一定要注意培养自己的问题意识,一篇文章如果没有问题,就失去了灵魂,其内容与教材无异,不会有什么学术上的创新。二是思路要清晰,逻辑要严密,结构要紧凑。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有一个统摄性的核心概念,能够贯穿始终、统辖全文,这样文章就不会散了。三是文笔要好。文笔好可 以准确地表达你的思想,提高文章的可读性和可接受性。文笔好主要指的是表述清楚,语言规范通顺、简明易懂。千万不要误解为是词藻华丽,把文章写的花里呼哨的。学术论文不是散文,更非诗词歌赋。史学前辈雷海 宗曾有文章“四档次”说: 深入浅出,为上等之作; 深入深出,为次等之作; 浅入浅出,为尚可之作; 浅入深出,为下等之作也。
 
        那么,我们应如何训练自己的写作能力呢? 很简单,就是强迫自己每个月至少写一篇小文章,交给你的导师看,导师从中就能发现问题,给予你具体的指导。写一篇,进一步,写两篇,进三步,这个过程是递进式的。如果光说不练,坐而论道,泛泛空谈,三年下去,仍然不会写文章。 此外,必须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不管是平日写作训练,还是学位论文的写作,都要严格按照学术规范去做,论文的题目、副标题、内容摘要、英文摘要、关键词,正文分几部分、如何分,各部分是否要加小标题,引文注释加在哪儿、怎样标注,这个地方该用逗号还是句号,都要按通行的规则办。即使写个几百字的小东西,也丝毫马虎不得,要养成这样的一种学术习惯,让它自然天成,习惯成自然。特别是要遵守学术道德规范,绝对拒绝抄袭,连续引用他人文字超过三句话以上就要加注。转引必须注明。如果这个习惯没有养成,人家就会觉得你学风不严谨,做事不认真,你写的东西就不可信。
 
        另外,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学校图书馆的数据库是一个宝藏,其资源丰富程度在全国各高校中也属前列,图书馆也定期会对各种数据库的使用进行讲解,而这是我们法科研究生在学习过程中所必须掌握的。
 
        总之,“学海无涯”,对学问怀揣一个“敬畏之心”是我们所必须谨记的。当然,在人生特定的季节,自由地思考点问题无疑是幸福的!
 
        作者简介: 程汉大( 1948— ) ,男,山东昌乐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 栋( 1982— ) ,男,陕西西安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本文由李栋执笔,全文思想系程汉大教授表达。